欢迎光临西南法制网官网!

请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人民法院给民营企业诉讼权利

发布时间:2023-03-06 10:07:38 人气:373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33批指导性案例,指导性案例188号《史广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提出要“在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审理中,人民法院应当对查封、扣押、冻结财物及其孽息的权属进行调查。”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人民法院在对待石家庄市兴赞供热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赞公司)股东郭瑞刚案件上,不应把这部分内容推到执行阶段通过案外人执行异议解决。元氏县人民法院的做法明显与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的做法相悖,对相关法律和法条及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相关司法解释理解不够,让相关的案件离着公正严明的法律越来越远。希望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元氏县人民法院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把民营企业利益放在心上,给兴赞公司一个再审诉讼的权利,让民营企业放下包袱,更好地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

2014年12月18日,郭瑞刚与李文华签署《股权转让协议》,郭瑞刚以1524万元购买李文华持有的石家庄市兴赞供热服务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债权转股权),并在赞皇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完成了变更登记。

2017年3月郭瑞刚向赞皇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法定代表人变更申请,将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李文华变更为郭瑞刚,赞皇县工商管理局多次拖延未及时办理有关变更手续。随后,郭瑞刚将该案件转到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撤销了赞皇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不予受理通知书,随后,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赞皇县工商局上诉,维持原判。郭瑞刚成为石家庄市兴赞供热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8年6月,河北省元氏县公安局因李文华涉黑案件对兴赞公司进行查封冻结。2020年9月2日,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冀0132刑初218号《刑事裁定书》,将郭瑞刚合法持有的兴赞公司股权(全部资产及股权)裁定为犯罪分子李文华个人财产,郭瑞刚作为公司股东,股权合法持有人,自始至终未能参加上述诉讼活动。

2020年9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将郭瑞刚提交的抗诉申请转交至元氏县人民检察院;

2020年11月,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检察院推脱郭瑞刚到元氏县人民法院提起异议申请。

2021年3月24日,元氏县人民法院驳回郭瑞刚的异议申请。

2021年5月18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郭瑞刚的异议复议申请。

2021年3月,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二督导组到河北省进行督导过程中,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人员说服郭瑞刚不要将有关资料向中央督导组反映,答应郭瑞刚法院会依法处理。

2021年4月,郭瑞刚向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诉。这期间,郭瑞刚奔波于元氏县人民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多个部门。

2022年5月26日,元氏县人民法院驳回郭瑞刚的再审申诉申请;

为了不让郭瑞刚把问题反映到中央督导组,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誓旦旦将郭瑞刚的申诉纳入重要案件必须解决范畴。等到中央督导组撤出河北后,他们的承诺就失效了。郭瑞刚在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再想申诉成为泡影。

郭瑞刚与李文华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协议明确约定了转让的价格为1524万元;付款方式为以经双方核对的李文华欠郭瑞刚的1524万元借款抵顶股权转让款,协议条款及付款方式并不违反任何法律规定,内容合法有效。郭瑞刚与李文华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是李文华本人自愿签署,协议的内容也是李文华的真实意思表示。

自2014年1月29日至2014年11月14日,李文华向郭瑞刚借款的余额共计1524万元本金,根据郭瑞刚与李文华之间的银行往来明细及冯海军的提交公安机关的《证明》可以证明,李文华合计欠郭瑞刚借款1524万元本金,郭瑞刚与李文华之间存在真实的债务关系,此项事实在该案一审判决书法院查明中已经法院认定。

李文华之所以将供热公司股权转让给郭瑞刚完全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将股权转让给郭瑞刚本身是一种获利行为,转手之间,李文华获利壹佰肆拾余万元;二是,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供热公司并非一家盈利的优质企业,甚至经常倒贴钱,如果不是因为与李文华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郭瑞刚也不会选择受让股权。因此,股权转让是有其现实基础,并非名义上的变更。

郭瑞刚受让兴赞公司股权之时,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安排了出纳冯竹英、副总经理李付增代表郭瑞刚管理公司,两人的存在让李文华感到不舒服,之后找各种理由将两人辞退,使郭瑞刚失去了对兴赞公司经营状况的了解,导致李文华可以随意支配公司资产。

在2016年11月,第三方公司准备收购兴赞公司,出价大约7000万元,此时,李文华才真正的看清兴赞公司的价值,李文华随即产生了侵占公司的意图,通过非法拘禁的方式强迫郭瑞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李文华指示其马仔对郭瑞刚实施殴打,郭瑞刚的朋友多次报警,警察均以涉及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出警。郭瑞刚的朋友曾劝说李文华同意将股权转让款的2000万元给郭瑞刚,让郭瑞刚配合签署相关协议,郭瑞刚为了息事宁人,更是愿意低于成本价1500万元的价格配合办理股权转让,但是李文华明确表示一分不给郭瑞刚,有办法让郭瑞刚同意。这足以体现了李文华黑恶手段。由此,郭瑞刚不得已走上维权之路。

在2016年11月被李文华非法拘禁并殴打后,郭瑞刚认清了李文华的邪恶本质,毅然决然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元氏县人民法院把兴赞公司实际拥有人郭瑞刚之案件从刑事审判推到执行阶段,执行阶段又推到申诉阶段。事实证据表明郭瑞刚拥有石家庄市兴赞供热服务有限公司百分之百的股权,郭瑞刚是兴赞公司的合法拥有人。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高度关注郭瑞刚民营企业的泣血呼声,请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给兴赞公司一个机会,给郭瑞刚一个权利,让郭瑞刚反映的问题得以解决,让郭瑞刚的权益得到保护!